鬼澈

最近入水彩坑手帐坑
萌点
#文豪野犬双黑#
#all赤##黄叶##周叶##all叶#
#N黑##业渚##秋道##伪双子内部消化##绿赤##all奈斯#
写文渣,绘图渣,章子渣

心有猛虎嗅蔷薇(转)青浼

心有猛虎嗅蔷薇 第一百零九章

俗话说得好,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本来,姜川的身份在柏林无论是上流社会还是地下社会都算是人尽皆知,所以哪怕他做出再大的举动也不会有人明面上拿出来说三道四,然而当这消息在一不小心走漏流回国内,那画风就没那么和谐了,对于姜川的身份曝光这件事,后知后觉的祖国人民立刻做出了爆炸性的强烈反应——各大纸媒、电视台争相报道,一时间远在国外最近都没什么动静的姜川莫名其妙就霸占了各个出版刊物以及网络平台的头版头条!

网络这个可以供人随意发言的平台更是炸开了锅,一夜之间,姜川微博犹如被万马奔腾而过一般,他最新的那条在大年三十发的拜年外加说接下来新的一年工作安排的普通微博原本转发只有三万多,但是在他的身份曝光后,转发数立刻暴增为六位数,底下的评论都是——

【小猪西西:以前我就听说姜川家里其实挺有钱的,但是我没想到,你妹儿的你拉么有钱钱钱钱钱钱!!!】

【瞳瞳:默默地打开了百度,在对于姜川的出生这一块,百度上写的是“铁器生意”,国外的人也是很潮,居然管贩卖军火叫“铁器生意”,学到了,真是富有深刻意义的一堂课,谢谢指教[手动再见]。】

【呵呵哈哈:袁谨然袁谨然袁谨然袁谨然袁谨然袁谨然袁谨然看见没财迷然?嫁嫁嫁嫁嫁!!!】

【327:………………………………我不管,我不信。】

【舰娘一生推:川哥,你家缺宠物么,上过大学那种,有陌生人来我会花式报警,绝对比你家狼狗叫得响亮。】

【这是什么鬼:这尼玛人生如戏啊,黑手党大少爷不乖乖继承家业,为了童年时候暗恋对象千里迢迢来到国外加入娱乐圈这个大染缸,只为守护心中的白莲花——我也不知道上辈子拯救过银河系的到底是谁了,袁谨然然哥你怎么看?】

就是这样。

因为诞生于遥远的海外,“黑手党”这个词对于国内人民群众来说又过于遥远,对于这个名词的印象,人们全部的记忆都奉献给了马龙·白兰度主演的经典电影《教父》三部曲,各种日式、美式漫画,以及那套在网上广为流传的服装品牌拍摄的以“年轻黑手党教父”为主题的硬照——

所以这个名称,这个组织,对于国内的大家来说,只不过就是另外三个字的化身:汤姆苏。

姜川年轻,英俊,为人做事低调,基本没有什么□□,除了袁谨然之外,平常他也不爱和别的明星捆绑炒作——去年刚刚出道,凭借几部大火电视剧在国内实力走红,出道当年就拿下了金花节“年度最佳新人”奖项成为今年最受大家期待的新星之一,现在又冷不丁地爆出原来他本身的身份也是如此的不得了,一时间纷纷成为众人眼中另外一个次元的男神,堪称人生赢家。

………………虽然对于他本人来说,这样毫无准备地就被曝光了身份,还有另外值得商榷的烦恼。

“怎么样?”

“网上反映还好,一半在人大呼自己看见了活的汤姆苏,另外的一半的一半在艾特我问我什么时候嫁给你,再剩下的一半则是在兴高采烈呼朋唤友地艾特亲朋好友前来围观你——大概只有十分之一不到的人在掐,扯一些三观之类的,然后说什么粉转路人黑……哎你不要拉开窗帘,好刺眼。”

在躺在床上捧着手机看得津津有味的黑发年轻人的抗议声中,正准备拉开窗帘的男人动作一顿,最终松开了自己的手,让室内保持了之前的黑暗,只是弯下腰顺手将橙黄色的地灯打开——当那让人暖洋洋的地灯亮起,他站在床边,看着睡在他的床上裹着他的被子脑袋下面枕着他的枕头的黑发年轻人一脸惬意,忽然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从过去到现在,他似乎从未将任何一任情人往家里带过。

更别说是睡他的床。

好友费恩还说过,他可能会是那种哪怕结了婚都要分房睡的人。

——曾经姜川对此非常不以为然,从小的家庭教育告诉他危险随时可能从天而降,除了自己之外,任何人都不值得绝对的信任,而就连他的父母这样相爱的人哪怕是在年轻的时候也分房睡,他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所以直到今天为止,能出现在他床上的*生物也只不过是那一只至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肥硕仓鼠…………人类这种生物,真的是考虑都没有考虑过。

至于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雾草,姜川,这里有个傻逼说当初用鸡蛋砸你的那个人自杀以及徐文杰被人砍了手脚扔医院的事情肯定都是你做的,这脑洞开那么大已经是脑黑洞了啊!!!”

看着床上捧着手机鼓着脸气呼呼大呼小叫的黑发年轻人,男人站在床边扮了一会儿雕像,良久才发现,对于之前的问题,就连他自己都思考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一切显得那么顺其自然就发生了,他对一个男人产生了欲.望,然后在看见这个男人跟别的碍眼雄性生物说话时恼羞成怒,他上了一个男人,地点是一点不讲究的洗手间,他把这个男人带回了家,给他上药,让这个男人睡自己的床……

姜川:“……”

谨然:“你沉默什么意思,这些事不会真你干的吧——”

“我干的又怎么了?”面无表情地问了句,男人绕过床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抿了一口在床边坐下,而后淡淡地继续道,“早就告诉过你,不同的人对于不同的事情有不同的处理办法,你选择坐以待毙,但是我更倾向于付出行动。”

谨然:“……”

余光扫了眼坐在床上的人那张呆滞的脸,虽然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的反应,姜川却抑制不住心中涌上来的淡淡失望,将手中的咖啡杯一放,正欲说一声“算了”结束这个话题,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原本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黑发年轻人主动凑上来,微微瞪大眼看着他:“你干嘛突然说话那么重的怨气?”

“……”姜川微微一愣,“你刚才就在想这个?”

“不然呢?”谨然一脸奇怪地反问。

“……”

“网上的评论你不用那么在意,大家也只不过是吃饱了撑着随便评论两句,说不定骂完你之后他们转头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忘记自己说过什么了,而你还在惦记着,这样多划不来——嚷嚷着粉转黑的人天天都有,你觉得他们真的会是你的粉么?那未免也太瞧不起你的粉了吧,他们可是在你最受到争议的时候坚定地站在你身后的人。”谨然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臂,环过端着一杯咖啡坐在床边的男人的肩膀,当对方因为没回过神儿来身体顺势稍稍倾斜,谨然给了他一个拥抱,“别想那么多,而且每天在你微博底下骂你的人也是有的,这一次他们也只不过是换了个骂得理由而已。”

一边说着,实在是觉得捧着一杯咖啡满脸放空状的男人相当可爱,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他柔软的浅色头发……

就在这时,原本安静地被他拥抱着的人忽然转过头来——那高挺的鼻尖从谨然的下巴上滑过,微凉的触感让后者微微一顿,与此同时,他听见姜川说:“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发现身边的人原来还有另外一面是很可怕的事情,你这辈子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因为此时彼此靠得很近。

当姜川说话的时候,唇边的气息尽数喷洒在谨然的下颚。

谨然稍稍停顿了下,然后身体往下沉了沉稍稍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此时,他只需要平视就能对视上那双湛蓝色的瞳眸——两人对视片刻,此时屋内非常安静,安静到只能听见彼此平静的喘息声,谨然问:“你在我面前一直在装模作样么?”

姜川浅浅皱起眉。

谨然伸出手,碰了碰他的眉心,轻轻摁压下去:“是不是?”

“不是,”姜川眉头舒展开来,“可是那两件事确实跟我有关系——当初用鸡蛋砸我那个人,其实没砸到我,砸到我的宠物了,阿肥弄得一身狼狈我觉得很不开心,后来跟赛恩打电话的时候稍微提到过一下,他就直接替我去处理了那个人,我觉得是没有那个必要这样,但是身为我的副手,他天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教育……”

“喔。”

谨然微微眯起眼,那个赛恩,就是肯德基外卖小哥……居然还兼职做这种事?

“徐文杰的事情不说了,不这样做,徐倩倩不可能老老实实闭上嘴的——只有意识到哪怕是在她认为安全的环境下依然可以对她造成威胁,她才会主动对于一些事情绝口不提,忘记那些事,她才会是安全的。”姜川放下咖啡杯,“我从来没说过我是个好心肠的善良人,也不知道这个形象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强加在我身上的——”

“大概是你在医院砸了记者的相机保护我和我家人的那天开始?”

“……”

“也有可能是你为了保护作为植物人没办法开口的‘袁谨然’,不怕被媒体媒体炮轰,高调宣布自己‘暗恋’故事的那天开始。”谨然坐回床上,将被子拉起来了一些盖在身上,“在做这些事情的,难道不是姜川,哦,或者是雷烈德·雷因斯本人?”

“……”

“徐文杰的事情,以及用鸡蛋砸你的黑粉这件事确实做得不对,私人制裁有时候看上去是大快人心,但是一旦脱离了轨道,很容易造成各种混乱……但是说那么多,至少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没有立场指责你的那个人,”谨然微微眯起眼,“或许还应该跟你说一声‘谢谢’。”

谨然话语落下,便看见男人坐在床边沉默良久。

就在谨然以为他还在为这些有的没的继续纠结时,却突然看见男人有了动作,他一只手撑在床边缘,身体倾斜过来,然后在黑发年轻人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带着淡淡咖啡气息的唇飞快地在他唇上碰了下,一触即离。

“……”

“起来,快八点了。”站在床边的男人半个身子隐藏在阴影中,用平静无起伏的声音说,“今天还有那部电影的试镜和定妆,可能会占用掉一天的事情。”

谨然笑了笑,掀开被子爬起来。

他仿佛听见自己心中有一颗高悬的石头轰然落地。

“姜川。”

“做什么?”

“你刚才就在为这个纠结啊?”

“……”

“之前也是因为那天在车里我说了那句话所以才闷闷不乐么,以为我知道了真相以后会像讨厌安德烈一样讨厌你?啧,哎呀,后来我确实好像说了句类似的话,我当时真的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往心里去,毕竟你当时确实很气人——你怎么也不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就自顾自地生闷气?”

“……”

“问够了没有?”

“没有。”

“那继续问,”从抽屉里抽出一条内裤,男人站起来走向浴室,在走进去之前他面无表情地说,“反正我也不会理你。”

说完当着谨然的面狠狠地甩上了浴室的门,颇有一番恼羞成怒的意思。

谨然在门外敲了敲浴室门:“那到底要不要在一起试试看?”

浴室里沉默良久,传来一声含糊的:“我考虑一下,毕竟你像本《十万个为什么》,在一起早晚被你烦死。”

站在门外的黑发年轻人笑得一双眼都成了弯月。

评论
热度 ( 2 )

© 鬼澈 | Powered by LOFTER